xy25下载

【 .】,精彩免费!

“梅姐姐!可是吓死我了!”

雪兰眼泪都要落下来,硬生生憋在眼眶里打转,见梅开勺终于清醒过来,一旁的慕容寒冰也终于缓和下脸色。

尽管知道雪兰并不是故意的,但要是梅开勺因此有个三长两短,他可不保证自己能够不将戾气发泄在雪兰身上!

“这不是没事了吗?”

梅开勺心口依旧一阵一阵发慌,方才看到的情景在脑海中久久停留,挥之不去,那种遍布四肢百骸的悲怆和苍凉感将她整个人都牢牢包裹住了。

即便是在生命神器的试炼之地中,她也未曾感受到如此强烈真实的情绪,直接将她的所有感官一并夺走,若非残存着一些理智,她明白自己不过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预知了自己的“未来”,她真要以为自己身在其中,被一支羽箭射杀!

“姐姐,告诉我,都看见了些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雪兰轻轻从梅开勺的怀抱中出来,小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问道。

梅开勺迟疑了一瞬,还是一五一十将自己看见的情境细细和雪兰说了,雪兰的脸色愈发苍白,到最后竟然身子一晃,有种要跌坐在地上的架势。

“雪兰,不必这么担心我,我这人可从来不信什么命,不过是占卜的结果罢了,我自有信心将这命扭转了!”

“不!”雪兰口气斩钉截铁,双目有些失神地摇了摇头,“占卜不会错的,凡是看到的事情,就已经会发生,即便改变了轨迹,也一定会回到同一个结果。”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梅开勺没有答话,一下眯起了眼睛。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自己看见的场景,就是无比确切的自己的“未来”!

她向来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从未用过什么肮脏手段陷害正义之人,为何要拥有如此惨淡的下场,不明不白地死在暗箭之下!

她自然无惧死亡,但那些被她视为必定要保护的人,他们……

“起来!”

梅开勺拔高了声音,一把将雪兰从地上拽了起来。

“我已经说过了,我梅开勺,从来不信命!”

梅开勺冷哼一声,思绪在回忆里沉浮,一双乌黑水眸也明灭交替,汹涌的情绪不断翻滚吞噬。

曾几何时,她还是被公认的草包废柴,处处被人唾弃看不起,被梅太颜等人欺凌,那时有多少人认定了,梅开勺生来就是卑贱的命!

她硬是忍着一口气,将他们眼中的“命”生生在手里扭转了过来!

命这种东西,她要抓死在自己手里,而不是一个球,几个画面就能够决定的了她的未来的!

“可是……”

雪兰目光犹疑,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梅开勺打断。

“没有可是!雪兰,既然没人能扭转过这占卜的结果,就让我梅开勺,来做这第一个!

我还未曾畏惧逃避过什么!”

梅开勺几句话掷地有声,雪兰愣了愣,胸腔里的一颗心脏莫名就跟着梅开勺泛红的面颊和呼吸,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在梅开勺的身上,她隐隐又看到了祖师爷当年面对修为比自己高出太多太多的人时候,脸上的从容淡定,和张狂!

“我听闻祖师爷年轻时也曾占卜算卦,似乎命数也与姐姐相似,说来还真是有缘。”雪兰的语气放轻了,伸手将已经恢复正常的水晶球收了起来,淡然道,“世界万物,唯有‘至强者’是超脱于命数之外的,那便是唯一一个已知的打破命运的办法。”

还有这样的消息?

梅开勺挑了挑眉:“继续说下去。”

“但是这‘至强者’,世上只能有一人。”雪兰露出有些为难的神情,尽管梅开勺的天赋和实力在这个年龄还算不错,但她也并不认为因此梅开勺就能够与那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至强者对比,即便是祖师爷,也只能望尘莫及。

要成为至强者,首先就得突破这几个人修为层次,在化神境之后,不知还要经历多好关卡险阻,才能拥有角逐至强者的资格!

这样顶尖势力的碰撞,自然不是雪兰能够知晓的了。

“谢谢。”

成为至强者是么。

她会的!

“既然姐姐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再阻拦了。”雪兰重重叹了口气,“姐姐可想知道,当年祖师爷是如何逆天改命的?”

原来,当年雪兰的祖师爷本只是默默无闻的散修,当靠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崭露头角之后,便少不了垂涎他天赋和宝物而来的贼人,祖师爷心气高傲,自然不会轻易向人低头,也因着狂傲跋扈的个性,结下了不少的仇家。

在被预知到自己的那样的命运之后,他也也曾闭门一日,不过第二天就爽朗地大笑着破门而出,扬言

不要将自己的命寄托于别人的几句卜言之中!

为此,他费劲心力搜集各种宝器丹药,比以往更辛勤刻苦地提高自己的实力,却不想终于还是在浩劫之中,被仇家包围,最后惨死于剑下。

但他的弟子却幸免于难,将祖师爷的事迹和后来能找到的一部分遗物保存下来,也就是雪山派一脉的前身。

实际上,现在的雪山派,还只是当时势力的一个小分支流传下来的!

“小分支?!”

梅开勺再一次被惊骇到了。

雪山派的实力强横,已经是纳兰国的四大宗族之一,其余三大宗族无论是哪个,都拿它没辙,所以也轻易不招惹,但强悍如斯的雪山派,竟然还真是“小分支”?

那若是前身的整个势力,该有多么浩荡强大?

雪兰看出她的心思,微微一笑:“几百年一晃就过去了,这大陆的版图国土也一直在变迁不断,祖师爷还在时,曾统领六国,将神州大陆合并为神州国,只不过在他仙逝之后,又重新崩裂开罢了。”

几百年的历史,期间自然足够发生不少事情。

他们身为祖师爷的传人,却并没有祖师爷那么绝对的力量,能将当时的所有东西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神州国也被分裂成了如今的各个小国家。

说到这里,雪兰忽然重重叹了口气,眼底充满了忧虑。

“如不是因为我要接受圣女的身份,也不用和他这样……彻底撇清关系。”

梅开勺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雪兰口中说得“他”究竟是谁,但触及到她眼底的神色,瞬间就明白过来,应该是血魔无疑了。

“圣女端着一副高贵洁净的样子,因而不能与血魔那样名声败坏的人来往,自小的交情也就此一刀两断。”

雪兰掀起唇角,嘲讽地笑了笑。

在十四岁那年,她被水晶球选中之时,从一个再平凡不过的雪山派弟子所出丫头,一跃成为了圣女,原本温和的爹爹一夜之间变得严厉,教导她那些本来不需要的繁文缛节。

祖师爷当年的好友,也不乏一些被世人看不起的肮脏之辈,但最后他们都成了祖师爷登上高位的助力!

小时的她还不懂,长大了只觉得好笑,这帮人难不成是以为自己不和那些人来往,就显得无比清高了?这样的优越感究竟是谁给的!

但她虽明白了这个道理,却也不得不受制于一双双盯着她这个圣女的眼睛,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悬空于圣女的高位上,一旦那些人被自己的行为激怒,伸出手来将高台推倒,最后摔伤的还是自己。

她极力作出一副冷淡疏离的模样,想让血魔也厌恶怨恨自己的薄情,但他分明被自己的态度所伤,每每却还对她嬉皮笑脸,仿若根本不放在心上。

令她打心底里更觉得愧疚。此次知道血魔即将被杀,也是不顾一切地私自出去,甚至扯出了祖师爷的虎皮将他救了下来。

但又有什么用?

看着雪兰缓缓闭上眼睛,梅开勺心底也浮出些不忍的情绪。

“姐姐,时候不早了,们也先回玄宗吧,公孙老头疑心重,我不久前才刚刚救下血魔,若是他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怪罪于们就不好了。”

梅开勺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就感到自己的袖子传来一阵拉力,回头一看,是慕容寒冰,望着自己的眸子,无声地摇了摇头。

唇张了张,终于是闭上了。

“那我们便先回去了。”

梅开勺扬起笑意,和雪兰辞别,便与慕容寒冰并肩而行,在侍女的遣送下出了冰霜神殿,捏了个神行法诀,极速返回玄宗。

才降落于门口,就看见一名平日侍奉公孙胜左右的小厮在门口眼巴巴张望着。

梅开勺心底咯噔了一下,莫不是两人才出来这么一会,就被公孙胜察觉到了什么?

小厮游荡的目光定格在了梅开勺和慕容寒冰二人身上,登时露出惊喜的神色:“二位可算是回来了!方才宗主有事想找二位商谈,但我去了二位的厢房,都不在,才知道是出了门,现在宗主正在玄冥殿等着呢!”

找他们?有事商谈?

梅开勺的眉头皱了皱,不过很快便舒缓开来,对着小厮淡然一笑:“多谢,我们这就去玄冥殿。”

小厮点了点头,转身走在前面引路,梅开勺和慕容寒冰交换了个眼神,迅速跟上他的脚步。

Related posts